走访志愿军烈士陵园 听朝鲜老人讲长津湖血战
发布时间:2015-05-11 19:55:47
走访志愿军烈士陵园 听朝鲜老人讲长津湖血战

走访志愿军烈士陵园 听朝鲜老人讲长津湖血战

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立的烈士纪念碑

走访志愿军烈士陵园 听朝鲜老人讲长津湖血战

李成勋老人在墓地讲解时含着泪光

走访志愿军烈士陵园 听朝鲜老人讲长津湖血战

我们乘坐一辆朝鲜“布谷鸟”牌国产suv车翻山越岭

走访志愿军烈士陵园 听朝鲜老人讲长津湖血战

杨根思烈士纪念碑

因为60多年前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国人来到朝鲜时总会唤起一份特殊的情感记忆。那些牺牲的志愿军烈士虽然离开我们60多年了,但“最可爱的人”的英雄形象永远留在人们心中。黄继光、罗盛教、杨根思、邱少云……这些闪闪发光的名字曾经也伴随着记者儿时的成长记忆,能够寻访烈士们当年战斗过的地方一直是记者的夙愿。来到朝鲜后,记者跋山涉水,在朝鲜《劳动新闻》外事部门同志的帮助下,用一年多的时间陆续走访了平壤、开城、成川、桧仓、长津、安州等多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而这其中,走得最远的地方,就是北上盖马高原,踏访长津湖,祭奠当年长津湖战役牺牲的志愿军烈士们。

长津湖是朝鲜咸镜南道西北部长津江上游的一个人工湖,宽46.08平方公里,水面海拔1046米,地处长津高原之上。长津高原属于朝鲜最高的高原——盖马高原西南部的一部分,其南北长60公里,东西长50公里,平均海拔1400米,北部是海拔2355米的莲花山脉,西部是海拔2186米的狼林山脉,南部则被海拔1766米的高台山和1206米的黄草岭等组成的赴战岭山脉截断。这一地区就像朝鲜内陆一个高寒的屋脊地带,山高路险,天寒地冻。1950年11月27日——12月24日,长津湖战役就发生在这里。

长津湖地区现在由咸镜南道长津郡所辖,来过这里的外国记者寥寥无几。在朝鲜《劳动新闻》的帮助下,记者去年9月获准前往长津采访。

从平壤去长津,我们走的是平壤-元山-咸兴-长津这样一条线路。一大早,记者乘坐朝鲜《劳动新闻》提供的一辆朝鲜国产“布谷鸟”牌SUV车从平壤出发,首先沿平壤—元山的公路穿越黄海北道和江原道驶向元山。元山距离平壤200多公里,既是朝鲜江原道首府所在地,也是著名的港口城市。沿途山岭中植被丰茂,椴木、柞木、桦木、松木等形成茂密的森林,不时能看到一些写有“保护树林”、“小心山火”之类的牌子。我们在中午时分抵达了元山,匆匆吃过午饭后继续赶路,傍晚前赶到了咸镜南道首府咸兴,下榻在咸兴的“新兴山旅馆”。看到新兴山的名字,记者不由想起了长津湖战役中著名的新兴里战斗,感到的确离长津湖越来越近了,心情越发激动起来。咸兴是朝鲜第二大城市,也是重要的工业城市和港口。1958年2月,周恩来总理曾经冒着鹅毛大雪来这里访问,位于咸兴的兴南化肥厂里至今还树立着一尊周总理的半身铜像,这是朝鲜境内唯一一座为外国领导人树立的铜像。当年长津湖战役后,撤下来的美军也正是从咸兴附近的兴南港撤退到海上,回到了朝鲜半岛南部,从此再没返回过北方这一地区。

休息一夜后,第二天清早踏上了去长津的路。我们从咸兴前往长津,其实正是从反方向走了一趟当年志愿军在长津湖战役中一路阻击美军的路线。从咸兴到长津,不过七十多公里的路程,我们乘车翻山越岭走了近5个小时,沿途都是大片的原始森林,树茂林密,我们的汽车一路颠簸,在峡谷山涧里穿行,时而爬坡,时而转弯,山高路窄,不时看到悬崖绝壁。汽车开过去,后面扬起一片黄土。从车窗外望去,沿途植被大多是落叶松、云杉、冷杉、橡树等。越往山里走,原本的天高云淡也变成了雾霭重重,远处崇山峻岭更是云雾缭绕,黄草岭、雪寒岭、鹰峰……这些地名听上去就透着寒气。海拔越来越高,气温越来越低,原本穿着夏装的记者也赶紧披上了棉服。长津地区气候寒冷,年平均气温1.4度,1月平均气温零下18度,8月平均气温17度,而我们选择在9月初北上长津,其实已经是一年中气候最适宜的一个时间段。而60多年前长津湖战役进行时,正是西伯利亚寒流肆虐的冬天,不仅连续普降大雪,而且当年又恰逢50年不遇的严寒,中午最高气温不超过零下20度,夜里则近零下40度。就在那个风雪茫茫的寒冷冬天,志愿军就在这杳无人烟的大山里,昼夜在野外冻土上爬冰卧雪,在每走一步都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仍奋勇战斗,创造了寒区作战的奇迹。

我们穿越的大山就是赴战岭山脉,途经的黄草岭、古土等地都是当年著名的战场。翻过了山,视野逐渐开阔起来,红顶白墙飞檐斗拱的朝鲜民族样式的住房渐渐映入眼帘,路上的行人也慢慢多了起来。乡间小路上,一群女农场员们刚从地里劳动归来,她们把毛巾围在头上,三五说笑着。由于受自然条件限制,这一带可种植的农作物有限,但是盛产土豆,不仅产量大,而且口感好。一群穿深蓝色学生服戴红领巾的朝鲜孩子刚放学,我隔着车窗向他们打招呼,孩子们很有礼貌地鞠躬行礼后就欢笑着跑开了。不一会儿,长津郡到了。

我们先去了郡人民委员会。朝鲜的中央行政机关是内阁,而道(相当于省)、市、郡、里、邑等各级地方的行政机关则称为人民委员会,比如各道有“道人民委员会”(相当于省府),市有“市人民委员会”、郡有“郡人民委员会”。长津郡人民委员会是个朴素传统的机关小院,两层高的尖顶办公楼门口上方立着白底红字的标语“誓死捍卫以金正恩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委员会!”,身着深色朝鲜式正装的工作人员正在进进出出,楼前的自行车棚里停着一些自行车和摩托车,院子门口有嵌在墙上的石刻牌子“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咸镜南道长津郡人民委员会”。郡里负责外事接待的同志迎出来,首先带我们去瞻仰杨根思烈士纪念碑。

杨根思生于1922年,江苏泰兴人,生前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58师172团3连连长。他1944年入伍,先后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炮火洗礼。入朝参战后,1950年11月,在坚守长津湖畔以南下碣隅里外围的制高点1071.1高地屏障小高岭战斗中,杨根思率领战友连续打退了敌人8次猛烈进攻,最后战至只剩下他一人时,杨根思毅然抱起炸药包冲向再次进攻上来的敌群,壮烈牺牲,年仅28岁。1951年,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为他追记特等功,授予其“特级英雄”荣誉称号。长津湖战役中牺牲的杨根思与后来在上甘岭战役中牺牲的黄继光是志愿军中获得了最高战斗英雄称号——“特级英雄”称号的两人。朝鲜也授予杨根思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

杨根思烈士纪念碑位于郡城中心的一座山岗上。我们赶到时,朝方管理员李成勋老人早已在山脚下等候我们。李成勋老人介绍说,他年近七旬,从28岁大学毕业后,40多年来一直负责管理和看护当地的志愿军烈士墓和纪念设施。朝鲜政府为表彰他所作贡献,先后6次向他授予国旗勋章、劳动奖章等荣誉。如今他虽然年事已高,不再进行具体的看护工作了,但由于他最熟悉情况,郡里还是安排他负责指导和管理其他年轻同志的工作。“前些年,还来过一些拍纪录片的中国人,还采访了我。”李成勋老人说。

在李成勋老人的带领下,我们顺着石块砌成的台阶走上去,来到一片开阔的平台上,迎面便看到葱茏树木掩映下的杨根思烈士纪念碑。这是一座三米左右的塔式纪念碑,下半部分是石块砌成的梯形高台,上方立着纪念碑,碑上带有屋檐式尖顶。碑身正面刻着竖写的碑文,中间是“永垂不朽”四个鲜红的中文大字,右边则刻有一行红色中文繁体小字“中国人民志愿军英雄连长杨根思烈士千古”。杨根思烈士纪念碑左侧的空地上,有一处用石块拼成的五角星图案。

经过了杨根思烈士纪念碑后继续往树林深处走,攀上一段石阶后,我们来到另一处平台上,看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纪念碑。这是一处修建成六角形的石台,石台的6个角上各摆放着一个圆形的石墩,石台中间则树立着纪念碑。纪念碑右侧是一行红色中文繁体小字“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烈士”,中间也是“永垂不朽”四个鲜红的中文大字,落款是“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碑身后方是长津湖战役的纪念铭文,其中一段这样写道:自一九五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至十二月二十四日,中国人民志愿军东线部队与朝鲜人民军一起,曾在长津湖一带给美国侵略军以沉重的打击。这里记载着我中朝两国人民军队并肩作战的光荣战绩。我军冒着严寒大雪,横越拔海一千公尺的高山,与敌人血战二十八昼夜,终于完全击溃了美军陆战第一师,步兵第七师和第三师,歼灭敌人一万三千九百余名,配合了西线中朝人民军队的胜利反击,彻底粉碎了敌人狂妄吹嘘的所谓“总攻势”,从此扭转了战局,为以后的胜利开辟了道路。在此次战役中,我全体指挥员、战斗员和参战人员,表现了崇高的国际主义与爱国主义精神,许多同志壮烈的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在抵抗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长津湖战役的胜利,永远鼓舞着中朝两国人民和军队反对侵略的战斗精神。在此次战役中,为反抗侵略、保卫亚洲与世界和平而牺牲的烈士们永垂不朽。(注:此处“拔海”、“壮烈的”均为碑文原文,同“海拔”、“壮烈地”)。落款是“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公元一九五五年三月立”。

瞻仰过纪念碑,我们驱车前往离郡城两公里的长津邑志愿军合葬墓地,李成勋老人与我们同车前往。看得出,老人见到来自中国的记者特别高兴,路上还哼唱了两句志愿军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他告诉我,当年许多志愿军驻扎在此,与朝鲜军民一起战斗、生活多年,长津地区的人民对志愿军有着特别深切的怀念,每逢重要的节日时都会来给志愿军扫墓。我问道:“那您见过志愿军吗?”老人说:“见过啊。打仗那会儿,我也就六七岁吧,志愿军曾经在我家借住过几天,都是些很年轻的战士。这里的冬天冷啊,那时我妈妈和其他朝鲜妇女还一起帮志愿军做过鞋子和袜子。”

长津郡共有三处志愿军合葬墓地,分别位于长津邑、新兴里和池水里(地名)。长津邑志愿军烈士合葬墓建在一片开阔的山坡上,山脚下就是烟波浩渺的长津湖。墓地面对的方向,可以眺望到他们当年战斗过的地方——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高天流云之下,13座合葬墓呈阶梯状依次排列成3排,每座墓前都立有一块写有中文繁体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之墓”字样的墓碑,整个墓群的最前方立有一块写有朝文“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墓”字样的纪念碑,碑身后写着朝文的纪念铭文,其中一段这样写道:“在朝鲜人民的祖国解放战争时期,反对美帝、同朝鲜人民一起并肩战斗、献出了自己高贵生命和美丽青春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们长眠在这里。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们所发扬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和他们建树的功勋将永垂不朽。”李成勋老人告诉我,长津邑合葬着在长津湖战役中牺牲的5667名志愿军烈士,新兴里和池水里两地则分别有7座和3座合葬墓安葬着2989名和1210名志愿军烈士,共计9866名。

“志愿军不容易啊,很英勇,那么冷的天,战斗打得很惨烈,好多人都冻伤了,牺牲了,他们都还很年轻啊……”李成勋老人说着说着就哽咽了,眼睛里泛着泪光。记者也落泪了,上前搀扶住老人。

参加长津湖战役的是志愿军第九兵团。战火不等人,就在60多年前的那个严寒冬天,他们从中国南方地区日夜兼程赶来,甚至来不及换装就带着简陋的装备匆匆跨过了鸭绿江,以异乎寻常的速度,疾行在雪封盈尺的朝鲜山岭间,用超乎常人的钢铁意志,鏖战于风雪交加的苦寒高原上……记者和李成勋老人共同追忆起志愿军在艰苦环境中奋勇战斗的情景,心潮澎湃,感慨万千。

高原上的天特别蓝,山坡上的无名野花开得正艳,一群山鸽呼啸而过,叫声划破长空。记者拿出特意从中国带来的烟和白酒,点烟,斟酒,鞠躬,默哀,郑重地奉于烈士墓前,用这份来自祖国的问候,告慰志愿军烈士的英灵,表达我们这些后辈们最大的敬意。黄草岭上,长津湖畔,当岁月吹散了硝烟,英雄的身影却永远凝固在记忆里,从不曾走远。和平如此来之不易,他们值得我们永远尊敬和怀念!